我爸藏了一辈子的手艺,前段时间终于传给我了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2-27 09:36:01 点击:436698 回复:216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21 下页  到页 
  我叫宁寒,世代招魂家族,只是由于父亲的过度保护与母亲的早逝,一直无缘继承家中传承的招魂术。
  从小,我跟我爸不怎么和,大学起,他就给我在学校旁边租了房子,叫我不要回去,哪怕是逢年过节,甚至他六十大寿都不让我回家。
  我生下来时,我爸四十多岁了。并且,我生下来后,就没见过我妈。离我家不远的竹林里有一座坟,我爸经常去那儿。我爸从不告诉我坟里葬的是谁。我想,那应该是我妈。
  清明节,我不顾老爸的反对,坚决回到了家里。我爸看到我时愣了一下,板着脸说:“不是说不要你回来么?”我说我回来给妈上坟。我爸顿了顿,叫我上完坟,明天就走。
  我本立即出门去坟地,没想到一个人冲了进来。
  是村子的唐霞霞。
  唐霞霞跟我一样大,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男孩子性格。小时候,我身体不怎么好,村里小孩都不爱跟我玩,只有唐霞霞不在意,老来找我。
  四五年不见,唐霞霞比以前高了很多,留了个短发,穿着一套牛仔服,若不看胸,八成人会把她当成一个假小子。
  看到对方,我们彼此都很惊喜。不过唐霞霞秀眉紧锁,显得非常焦灼,跟我简单地客套两句后,就立即对我爸说:“宁伯伯,请你帮帮我们吧。”
  我爸冷冷地说:“我帮不了。你走吧。”
  唐霞霞看了看我,欲言又止。我忙问她怎么回事。
  原来村子里出了件奇怪的事。

打赏

105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9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2-27 09:37:26
  我们村子后面有一座大山,山里有很多野兽。村子大部分人擅长捕猎,甚至有些人以此为生。
  一个月前,唐霞霞的哥哥唐凯在山里捉到一只小狐狸,狐狸全身洁白,一个人的拳头大小,非常可爱。唐凯将这只狐狸卖了一万多块钱。于是村里的人疯了,天天往后山里钻,想找一只小狐狸发发财。
  五天前的一个夜晚,村里的狗突然叫了起来,无论主人怎么喝斥都不停下来。到了半夜,那些狗全朝后山跑去,一只也没有回来。
  第二天,唐凯与村里丢失猎狗的人去后山找狗,结果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村里人去找了,找了两天没有找到人。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2-27 09:37:52
  昨晚,村里不少人梦见那几个猎人回来了,不过全都受了伤,身上鲜血淋漓。特别是唐凯,唐霞霞的妈妈梦见他半个脑袋都没了。
  那几个猎人的家人急了,纷纷来找我爸帮忙。
  我爸是个奇人,他会一种异术——招魂。
  简单地来说,他能让死人说话。
  唐凯等人去而不返,有可能惨遭不测,如果死了,我爸可以把他们的魂给招回来,然后以此知道他们的尸体在哪里。
  但是,我爸直接拒绝了他们。
我要评论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2-27 09:38:22
  其实也不能怪我爸冷血无情,招魂,需要以己魂控尸,反噬极大,招一次魂,得在床上休养上大半个月。
  见我爸无动于衷,唐霞霞这时急出了眼泪。
  我看不下去了,想劝劝我爸,但我知道我爸的脾气,知道劝他无用,便对唐霞霞说:“你别急,人没找到,不能说已经出事。现在天还早,我陪你去找你哥。”
  “嗯……好。”
  谁知我爸立即喝道:“不许去!”
  这一声喝,把唐霞霞吓得身子一抖,脸都青了。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吆喝声,还有唐霞霞的妈妈唐婶的痛哭声。我与唐霞霞不约而同跑了出去。
  远远看到一行人朝村东的方向快步走去。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2-27 09:38:48
  我和唐霞霞忙追了上去。待走近了才看到他们抬着一个人。那人身上全是血,脸上伤痕累累,一只眼睛成了血洞,手臂和大腿上也都有一个血洞,惨不忍睹。
  “哥!”唐霞霞哭喊一声扑了上去,但被抬架的人推开了。
  “别挡道,人还活着,赶快送去老中医那儿!”
  唐婶在一旁跟着跑,泣不成声,走起路来都东摇西摆,随时都会栽倒在地。唐霞霞忙扶住了她。
  我跟着众人急匆匆来到村东老中医家。
  谁知老中医不在,只有他孙女欧阳玉霜在家。
  欧阳玉霜将一帮人挡在门口,随意看了眼唐凯,冷冷地说:“没治了,抬走吧。”
  怎么还没检查就说没治了呢?我很想上去质问欧阳玉霜。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2-27 09:39:05
  欧阳玉霜在转身走时回头看了一眼,正与我目光对上。她双目一沉,似乎看到我很惊讶。
  我从小体质虚弱,经常要吃中药。但村子的老中医家从不给我开药,这恐怕是当年的那场误会。
  那年,深夜,我在田间捉青蛙,经过老中医家门前,听见一间屋子里传出女人的呻吟。我好奇去看,结果看到一个近乎半裸的女人背着对窗子。
  我还没看清楚那是谁,一颗石头倏地射了出来,差点射瞎我的眼睛。
  当时欧阳玉霜一脸冰霜地走了出来,叫我马上滚。
  从此,她每次看到我,就板着个脸,再也不给我看病。
  这些年我没在家,欧阳玉霜倒也没怎么变化,还是那张扑克脸。
  高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要评论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2-27 09:39:21
  见欧阳玉霜要进屋,唐婶一把抓住她的手,央求她救救唐凯。欧阳玉霜依然冷冰冰的样子,说唐凯没得救了。
  “你若不救唐凯,今天就算死,也要死在你家门口!”见欧阳玉霜见死不救,唐婶当场发怒。
  随行人也连连附和,责怪欧阳玉霜太无情。
  欧阳玉霜对大家的指责置若罔闻,反而挡在门口,不许任何人进去。
  我也看不下去了,便上前去问:“你爷爷呢?”
  欧阳玉霜爱理不理地,懒洋洋答了一句,“不在家。”
  “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我顿了顿,又说:“唐凯还有气,你好歹也要上上药,止血镇痛吧?”
  欧阳玉霜却说:“浪费药,他活不过十分钟了。”
  这时的唐凯,脸白如纸,形同死人,我看了看唐霞霞与唐婶,欲言又止。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2-27 09:40:27
  谁知唐婶听了欧阳玉霜的话,勃然大怒,冲上来对着欧阳玉霜便是一巴掌,破口大骂:“你这个没良心的丫头,不治就不治,凭什么诅咒我儿子?要是我儿子死了,你也别活着!”
  欧阳玉霜摸了摸被打得红肿的脸,进屋立马将门从里面关上了。唐婶边骂边踢门,随行而来的人忙拉劝。
  看着这一幕,我颇感无奈,正想去安慰唐霞霞,却见唐霞霞蹲在唐凯身旁,突然大声叫道:“妈,哥醒了!哥醒了!”
  唐婶一头扑在唐凯身上,一连叫了唐凯好几声乳名,唐凯伸出手,喃喃道:“狐狸,小狐狸,找到小狐狸,救……爸爸……”
  “爸爸在哪儿?”
  “你二叔呢?你二叔在哪里?”
  “我家二柱跟你爸在一块吗?”
  唐霞霞与旁边几个人急急地连声问道。他们都有亲人与唐凯去找猎狗而没回来。
我要评论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2-27 09:40:41
  唐凯睁开眼睛看了看,神色一顿,还剩下的一只左眼陡然瞪得老大,怪叫一声,猛地推开唐婶,倏地站了起来,撒腿便跑!
  这一刻来得太突然了,大伙一时怔在原地没反应过来。
  “别跟着我!”更诡异的是,唐凯在惊恐地叫出这一声后,以一种极为滑稽的姿式,一脚深一脚浅,飞一般朝前冲出十来米远后,脚下踢在一块石头上,扑嗵一声栽倒在地。
  唐霞霞最先反应过来,大叫一声“哥!”然后便冲了上去。
  等我们跑过去,唐霞霞已经将唐凯翻过身来,而唐凯已经没了气息。他左眼瞪得老大,面部扭曲,似乎看到令他极惊骇的东西。
  我心中骇然,刚刚唐凯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吓住了,然后不可思议地站起来以平常人根本达不到的速度逃跑。
  那么,他看到的那可怕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2-27 09:40:56
  我四下看了看,大家都望着唐凯,莫不惊愕、悲伤。
  突然,我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我朝那方向一望,见是欧阳玉霜。她不知什么时候又打开门出来了。她见我看向她,便转身进屋去了。
  跟在场所有的人不一样,欧阳玉霜的神色,极为平静。
作者:啊实打实的打算z 时间:2019-02-28 16:12:00
  好好发扬光大。
作者:年少的眼泪很孤独 时间:2019-02-28 16:22:03
  非常挺你。
作者:有了一种期待 时间:2019-02-28 16:34:22
  支持你。
我要评论
作者:一种幸运啊 时间:2019-02-28 16:42:19
  加油吧!
我要评论
作者:幸福的娃娃啊 时间:2019-02-28 16:53:00
  什么手艺啊?
作者:那扇窗是坚强 时间:2019-02-28 17:03:31
  很好奇是什么手艺。
作者:小小的门口啊 时间:2019-02-28 17:15:35
  有手艺挺好的。
作者:飞机大炮好啊 时间:2019-02-28 17:25:31
  嗯,一个感人的故事啊。
作者:友情岁月阿狗 时间:2019-02-28 17:36:35
  楼主能给说说什么手艺吗?
作者:哈哈大笑的我2019 时间:2019-02-28 17:47:49
  希望你加油。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1 08:02:30
  欧阳玉霜的眼神平淡的有些心悸,仿佛这死在她面前的唐凯就跟一直待宰的猪羊一样!
  这种眼神我之前也见过,那是小时候在我爸身上瞧见的,这种眼神让我很是不舒服,我下意识把目光转到了别处。
  唐凯的死深深的刺激着村民的神经,一阵沉默之后不知是谁又提出去找我爸帮忙的事情,那些村民立马答应了下来,潮水一般往我家的方向跑去。
  人群走的很快,场中瞬间便只剩下了我和唐霞霞一家人。
  我上前安慰了几句唐霞霞和唐母。其实我心中也是有些内疚的,之前唐霞霞来找我爸帮忙,如果那时候我爸肯帮忙的话说不定唐凯就不用死了。
  我话还没说上几句,唐母忽然很是激动的一把攥住我的手道:“宁寒你回去求求你爸爸让他帮帮忙吧,你唐叔现在还在山上,现在小凯已经死了,不能让你唐叔也跟着一起没了啊!”
  唐母这话说的涕泗横流,我也只得干点头答应了下来,但其实对于我爸到底帮不帮忙我心中是没谱的。
  我爸那人说好听点儿叫有主见,说不好听就是刚愎自用,哪里肯听我这个儿子的劝告?要是肯听的话之前就帮忙了!
  但唐母不管这些,见我答应下来之后一把将唐霞霞推到我的旁边道:“霞霞你跟宁寒去找你宁伯帮忙,这里交给我来就行!”
  唐霞霞带着哭腔道:“妈你一个人怎么弄得了?还是我们先帮你把哥送回去再说。”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1 09:32:45

  “快去!你也想你爹死在山上是不是!”唐母呵斥道。
  唐霞霞闻言立马不说话了,我见此拉了唐霞霞一把道:“那唐婶我先带霞霞去找我爸,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劝我爸的!”
  在唐母的注视下我拉着唐霞霞往我家的方向跑去。
  一路上唐霞霞紧咬着嘴唇一句话也不肯说。我这时候也不该如何安慰她了,刚才她哥的那惨烈的死状就在眼前,现在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只能心中暗下决心等会儿一定要好好劝说我爸,让他帮忙查一下唐叔到底在哪里。
  我俩赶到的时候我家已经被之前过来的人给堵的个水泄不通,好在大家看到我之后主动给我让开了路,但往前走的过程中有好几位拉着我的手疯狂的哀求我让我帮着说说好话。我瞅着他们那绝望的神情也是十分的揪心,心中不明白为何我爸就如此的绝情?
  “宁大哥,我们给你跪下了,求求你就帮帮我们吧!”
  我刚一进堂屋就见到好几个人齐刷刷的给我爸跪下了,而我爸正一脸冷意地站在哪里。
  “你们都起来吧,这个忙我帮不了。”
  “你不答应我们就不起来,宁大哥虽然你是咱们村的外姓人,但是这些年我们可是待你一直不薄啊,难道你就真的要见死不救不成?”
  “是啊爸,你就帮帮他们吧。”我也纠结着出言劝道。
  我爸招魂之后会因为反噬难受一段时间,我这个当儿子的胳膊肘往外拐我心中也很过意不去。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1 11:03:00

  “你懂个屁!”我爸本来还好,一听我的声音顿时怒了,瞪了我一眼之后,“你还在家里干嘛,给你妈上完坟快点儿滚回学校去!”
  我爸骂完了我之后又瞅了眼那些还跪在地上的村民一眼,长叹一声之后道:“罢了,我这就帮着招魂试试,但你们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一听我爸答应了那几人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围着我爸开始千恩万谢了起来。
  我爸被搞得有些哭笑不得,推开这些人道:“我招魂的时候不能有外人在,你们都出去吧。”
  那些人闻言犹如潮水一般往门外涌去,我正想也跟着出去,但却被我爸给留了下来。
  我示意唐霞霞出去等我,然后有些忐忑的把门关上了。
  “你是不是觉得你爸我有些无情?”我爸忽然道。
  我小声道:“您招魂有反噬,不帮也是应该的。”
  “不用说瞎话来骗我,我知道你心中肯定是觉得我是冷血无情,但你要知道良言难劝要死的鬼,不是我不想帮他们,是之前我已经帮过了,只是他们被贪念蒙蔽了双眼而已。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听我的话出去之后就回去吧,以后没我的电话你也不要再回来!”
  我爸这话说的真切,我心中虽然有些不太明白他话中说之前已经帮过那些人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给我妈上完坟之后我会尽早离开的。”
作者:流浪的大名人 时间:2019-03-01 14:14:36
  楼主,希望你能多腾出点时间来继续写,能看到你的帖子也是缘分,我们都会一直看下去的!
作者:有蛀牙的糖果 时间:2019-03-01 15:01:20
  继续顶!只是楼主更新的太少了!
作者:日丁磊 时间:2019-03-01 16:05:34
  等啊等,等的头发都白了!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2 10:31:45

  随后我就离开了房间,而我爸则关着门开始一个人招魂。
  其实我对于招魂的过程是很好奇的,但从小我爸就不允许我过问,更别说学习这些东西。
  那些村民也没离开就等在了房外,我过去找到唐霞霞,她睁大眼睛问道:“宁伯伯跟你说什么了?有没有说道我爸他们的事情?”
  我想了一下,如实说道:“我爸说之前他已经帮过唐叔他们了,但是唐叔他们不听,这你知道么?”
  唐霞霞皱了皱眉,“我爸跟宁伯伯平日当中接触不多,这段时间唯一的接触就是几天前我爸他们进山的时候宁伯伯出来劝他们不要去捕杀山中的狐狸。”
  一听到狐狸这个词我瞬间打了个激灵,之前我记得唐凯死的时候口中也是念叨着说什么“找狐狸救爸爸”
  我急忙道:“你哥临死前说的那话你听到了没有,他说找小狐狸救爸爸,难道这一切都是跟那只小白狐有关?”
  唐霞霞皱眉道:“刚才我太激动了,我哥说的那话我没怎么听清,不过确实好像听到他念叨狐狸什么的。”
  我觉得自己好像抓到了关键的点,之前唐霞霞来找我爸的时候就说过这一切的怪事都是自那只小狐狸被唐凯卖掉之后出现的。
  唐霞霞急道:“那只小白狐狸我本来想要留下养的,但我哥哥非要卖掉,而且他卖给谁了我们也不知道,这往哪里找啊!”
  是啊,现在唐凯死了,没人知道小狐狸卖给谁了,这怎么找成了一个大问题。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34:52
  此时我心中忽然浮现出一张人脸来,正是之前那高冷的欧阳玉霜,她那副平淡的样子加上之前的反应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但想想刚才发生的事情,我下意识的又把去找她的念头给打消了,刚才唐婶还甩了别人一巴掌呢,人家那里还会帮忙。
  见我一直不说话,唐霞霞问道:“怎么了,宁寒你是有什么办法么?”
  我犹豫了一下,“我觉得那欧阳玉霜好像知道些什么,但就怕现在人家不肯帮咱们啊!”
  唐霞霞愣了一下,咬着嘴唇道:“你确定她找到小狐狸的方法?”
  我摆了摆手道:“这我不能确定,我只是觉得她应该知情。”
  “好,那咱们就去找她,大不了我也给她跪下道歉就是了,我不能再让我爸出事了,那样我妈也活不下去了!”
  我心中一怔,没想到唐霞霞还有如此一面,既然她都已经答应下来了,那我也舍命陪君子跟唐霞霞走上一趟了,反正我爸招魂时间一般都挺长的,足够我们去找欧阳玉霜一趟了。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35:18
  我和唐霞霞从人群当中退了出来再次往村东跑去,我们去的时候唐婶已经不在了,想必应该是找人把唐凯的尸体带回家了。
  唐霞霞瞧了一眼地上还没干的血迹,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了。
  我上前拉了一把唐霞霞,小声道,“节哀,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还是先找人吧。”
  我俩正想上前去敲门,但远处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我回头一瞧,正好看见欧阳玉霜和一位老人从远处的路口拐了出来,而且他俩手上还抬着一样东西!
  他们两人光顾着手上的东西一时间没有注意到我和唐霞霞,而我见此则快速的拉过唐霞霞躲到了门前种着的花圃当中。
  之所以躲起来是因为我发现欧阳玉霜和他爷爷抬着的那个用布包裹着的东西很像是一个人,而且那块布上血迹斑斑,人可能已经死了!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35:50
  “爷爷你还抬着他回来作什么,直接扔了便是了。”
  “好歹也是一个村子的,让他暴尸荒野也不好,抬回来还能废物利用一下。”
  “可是村中那些人,要是万一让他们知道了......”
  欧阳玉霜和她爷爷的议论声不断的传入我的耳朵,我听的心惊不已,她们抬的还真的是一具尸体,而且看样子还是之前那些失踪之人中的某一位了。
  我之前猜的并没错,果然欧阳玉霜知道些什么。
  唐霞霞自然也听到这爷孙二人的对话,迫不及待的想要跳出来找这两人对质。
  我急忙拉了唐霞霞一把,告诉她“稍安勿躁。”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36:06
  刚才听欧阳玉霜爷孙两人的对话显然是不想把村民尸体这件事告诉村中人的,我们现在跳出来可就是撞破了他们的事情了,万一这爷孙二人要是铤而走险想要杀我们灭口的话就我跟唐霞霞可真不一定能跑的了。
  这想法听起来可能有些怂,但我是见识过欧阳玉霜她爷爷那身手的,打我肯定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
  唐霞霞虽有不解,但还是选择相信了我,我俩小心翼翼的躲在花圃后边大气都不敢喘。
  但好似不死的,在这两人抬着尸体路过花圃的时候忽然起了一阵微风。
  这风吹动那块站满了血迹的白布,里边躺着的人瞬间露出了半个身子,而后唐霞霞的惨叫声便骤然响起。
  不怪唐霞霞如此胆小,她虽然平日当中女汉子了些,但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女生,见到这恐怖的场面要是无动于衷才怪呢,就连我也已经被吓得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给噎死。
  那白布下边的尸体已经血肉模糊,最恐怖的是他的脸上的皮已经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撕下来了,两颗眼球和舌头还突了出来,惨不忍睹、恐怖至极!
我要评论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37:11
  “什么人?”
  惨叫声把欧阳玉霜爷孙俩也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两人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怎么是你?”
  待看清楚我俩是谁之后欧阳玉霜的爷爷一脸惊愕的看着我。
  他这句话显然是对我说的,我略有些懵,按说我们被发现了这两人不应该要先动手制住我们么?怎么欧阳玉霜的爷爷反而对我出现这里比较感兴趣?这关注点明显不对啊?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欧阳玉霜爷孙没有第一时间对我们动手在这绝对是给了我们一个逃走的好机会。
  我拉了一把还在惨叫的唐霞霞准备逃跑,但还没挪动脚步,我却忽然感觉浑身一麻,跟唐霞霞两人软到在地。
  欧阳玉霜不屑道:“还想跑?门都没有!”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40:38
  我心中叫苦不迭,人家不是没有对我们动手,而是对我们动手了我们却没发现,他俩都是老中医,治病救人是拿手活,但这下毒害人肯定也不在话下了。
  我感觉了一下自己还能说话,连忙求饶道:“我们也是无意中撞见你们的,只要你们肯放了我俩,我们肯定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欧阳玉霜冷笑一声,对我求饶的话不置可否。
  瞧见她这幅模样我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来气,妈的这小娘皮难道就不会摆出个别的表情么?整天搞得就跟人都欠她钱一样,我就不信有本事她在床上还是这幅高冷的样子!
  “爷爷要不要.......”
  欧阳玉霜话还没说完就被唐霞霞带着哭腔的声音打断了,“欧阳爷爷你知道我爸在什么地方是不是,求求您救救他吧,这些年我爸只要进山打回来些什么野味可都没少了您的,而且每年自己酿的小烧也都是送给您一半的,现在我哥哥已经没了,您就救救我爸吧!”
  唐霞霞这话说的声泪俱下,欧阳玉霜的爷爷那张满是沟壑的脸上也是闪过一阵哀伤之色。
  唐霞霞的爸是村中打猎的好手,而且会自己酿酒,据说是跟这位同样很好酒的老头关系不错。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40:50
  “不是我不想救,你爸多半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这话虽然听起来有些让人绝望,但是对于唐霞霞来说反而是希望了,因为她爸爸现在是多半是凶多吉少,并未被宣判死刑。
  唐霞霞急声道:“您是知道我爸在什么地方的对不对?”
  不等欧阳爷爷回话,欧阳玉霜一脸冷淡的说道:“知道也没用,那地方谁都去不了,而且他们进山冒犯不该冒犯的存在,死有余辜!”
  我心中的火气也瞬间上来了,“大家好歹也是一个村的,你们不愿意帮忙也就算了,还说什么死有余辜,这是一个村的人该有的态度么?我家跟你家一样都是外姓,在这村中大家对你们怎么样你们心里就没一点儿数?你们的良心呢?难道你的心就是石头做的?”
  被我这一通骂欧阳玉霜有些语塞,俏脸含煞的瞪着我然后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虽然声音小但我还是听见了她好像骂了一句“臭流氓。”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46:31
  我心中一阵无语,妈的这女人也太记仇了,小时候的事情现在还记得,而且当年老子也只看到了她的背面好么?再说就算是当年看到正面也没什么,那时候还没发育完全也顶多就是旺仔小馒头,不过现在嘛......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欧阳玉霜的胸部,那里波涛汹涌,内中之物呼之欲出,与小时候那是天壤之别!
  我这无意的举动落在了欧阳玉霜的眼中,惹得这一位又是露出一阵厌恶的神情来,我嘴角微微一抽也懒得辩解什么了,不就是瞧了一眼至于么?长这么大还不让看了!
  欧阳爷爷自然没有发现我跟欧阳玉霜的这一场眼神交锋,他内心似乎很是挣扎,估计是在权衡到底要不要告诉唐霞霞她爸爸的位置。
  良久之后欧阳爷爷在叹了口气道:“哎,你爸真的已经没救了,除非你们能找到之前抓到的那只小狐狸或许还有可能,但在这之前你们还是什么都不要知道的好,不然的话也只能让更多的人白白送命!”
  我心中一怔,欧阳爷爷也提到了那只小狐狸,之前我爸也说是跟这小狐狸有关,看来这一切还真的是那只狐狸在作祟了!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46:39
  按照一般小说的设定,难道那狐狸是山中什么大妖的后代,然后被唐霞霞的哥哥唐凯给抓了?现在那狐狸的家长要来报复村民,所以抓了那些人残杀。
  当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具体如何的话我觉得不会如此简单的,要真是只是找回小狐狸这么简单的话我爸和欧阳爷爷也不会如此的遮遮掩掩了。
  我们这靠近大山的地方历来就怪事不少,这种山精野怪的事情更是常有耳闻,要是如此解释的话村中人应该也能接受的了的,不至于到现在还遮遮掩掩的不跟村中人明说。
  唐霞霞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真的只要找到那只小白狐狸就能救回我爸么?”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48:22
  “这个......”欧阳爷爷有些犹豫,而欧阳玉霜则是嗔声道:“爷爷......”
  欧阳爷爷没有理会欧阳玉霜的埋怨,接着说道:“也不能说就肯定能救回你爸,但只有找到那白狐才有希望。”
  一听如此唐霞霞立马激动道:“那我现在就去找那小白狐狸!”
  唐霞霞动了几下没站起来这才反应过来我们还被这爷俩下药制住了。唐霞霞又急声道:“欧阳爷爷刚才看到的事情我们肯定不会说出去的,您放了我们,我们现在就去找那白狐狸!”
  “是啊是啊,我们保证肯定不会说出去的!”我也急忙保证道。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48:32
  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脱身在,至于到时候要不要保密那就另说了。
  欧阳爷爷示意欧阳玉霜放掉我们,我心中一喜,看来这位还是顾念同村之情的。
  但我显然是高兴的太早了,欧阳玉霜来到我俩面前一人给我们喂了一颗药丸下去,我心中暗道不妙,这药丸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果然,喂我们吃下这东西之后欧阳玉霜冷冷道:“我不相信你们,只要你们回去不乱说,药丸就不会发作,但是......”
  欧阳玉霜指了指一旁的一颗正在盛放的鲜花,那朵花竟然十分诡异的瞬间枯萎了下去,看的我心中一阵发寒,这手段也太诡异了些吧?
  唐霞霞倒没因为欧阳玉霜这一手而赶到恐惧,她此时沉浸在确定了找到能救自己父亲的方法这巨大的喜悦当中,对于欧阳玉霜这番威胁的话也浑然不放在心上的答应了下来。
  欧阳玉霜见此对着我们挥了挥手,一股馨香传来,我立马发现自己又重新能动弹了。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48:53
  在地上瘫了这一会儿我身上已经有好几处酸麻不已,跟唐霞霞互相扶持着站了起来我转身就想离开这里,但还没等我迈开腿呢,欧阳爷爷忽然又叫住了我们。
  我心中咯噔一下,暗道这老头不会是临时改了主意吧?
  我一脸忐忑的转过身来。
  “你爸是同意你回来的?”
  这问题有点儿莫名其妙,不过我还是老实的回答道:“我有事自己要回来的。”
  欧阳爷爷点了点头,意味深长道:“没事的话还是听你爸的早点儿回去吧。”
  我心中一怔,连欧阳爷爷也让我回去,难道我留在这里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我试探着问了一句为何要让我回去,但欧阳爷爷没在多说什么,跟欧阳玉霜抬着尸体回家了。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49:08
  这两人刚一走,唐霞霞忽然小声问道:“你真的要回去么?”
  其实我是真的起了回去的心思,毕竟我爸总不会害我,我在这里也帮不上多大的忙,但此时看到唐霞霞这个从小照顾我的“女汉子”流露出这种柔弱的表情,我觉得还是暂时留下帮她寻找小狐狸吧。
  这里的事情不能跟外人说,那找小狐狸这事就势必大半落在了唐霞霞的身上,她一个女孩子现在又连逢打击,正是需要人帮忙的时候,我现在要是扭头就走那也太不是男人了。
  而且逃避总归不是办法,我爸一直以来不让我回家肯定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内情,我觉得与其这样一直在外边躲着,还不如早点儿搞清楚心里也有个准备,再怎么说我爸也还需要我养老送终吧。
  “放心吧,我会帮你找到你爸的,到时候我再走。”
  ......
  我俩离开了这里,欧阳玉霜这里打算先不急着就此去找小白狐狸,而是打算先回家看看,我爸之前说招魂现在应该已经有了结果了,而且我爸似乎也知道那白狐狸的事情,想要找到这小白狐狸说不定还得靠我爸的帮忙。
  回到家的时候我们正巧碰见一群人呼啦啦的出来,这些人正是之前到我家求我爸爸招魂的那些村民,此时这些人脸上隐有激动之色,瞧这样子似乎是我爸给出了解决的方法。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54:07
  我心中暗忖道:难不成我爸真的已经招魂找到了那些人的下落?要是如此的话那我们也省了找小白狐狸的方法了。
  唐霞霞拦下了其中一人问道:“四婶子,宁伯伯找到失踪的那些人的下落了?”
  “找到了,说是在狼牙洞那边,我们这就组织人去呢,霞霞你也跟着来吧,你爸不是也在么。”
  我爸还真的找到了那些人的位置?就是不知道我爸招的是死人魂还是活人魂了,但看这些人的反应似乎我爸招的应该是活人魂。
  眼下的情况跟之前欧阳爷爷说的有些出入,我心中对我爸说的有些怀疑,从之前他的态度来看他就不是很想帮忙的!
  但唐霞霞听到已经找到那些人的具体位置了很是激动,她想了一下交代我让我去问问我爸小白狐狸的事情,她则先跟着四婶子这些人去了狼牙洞那边瞧瞧。
  这样也好,我正好打算私下里找我爸问问我的事情。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54:33
  合计好之后我们就此分开,我回家,而唐霞霞则跟着四婶子他们去狼牙洞那边。
  刚一进家门我就瞧见我爸从西屋拿出一根类似于鸡毛掸子一样的东西正往堂屋走。
  这跟鸡毛掸子一样的东西是我爸的宝贝,每次我看到都跟防贼一样。
  这次也是一样,我爸瞧见我之后立马把这东西藏到了身后,我瞧见我爸那云淡风轻的样子心中咯噔了一下,招魂这事对人会有反噬,这反噬有重有轻,决然不可能一点儿反应没有的,但眼下瞧我把爸这样子哪里有被反噬的样子,这分明就说明他之前就是糊弄那些人的,他压根就没有招魂。
  “爸我刚才听那些人说你招魂找到了那些失踪的村民的位置了,这是真的么?”
  我爸并未回答我的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你给你妈上完坟了没有?上完了抓紧回去。”
  又催我走,这次我没有在乖乖答应,而是问我爸为何不愿意让我回家又每次催我早早回去。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54:44
  我爸脸色一变,板着脸道:“让你回去就回去那这么多废话,这是为你好。”
  “我知道您是为何我,但是我年纪已经不小了,就算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您现在也可以告诉我了!”
  “没什么苦衷,你早点儿回去就是了,今天天色已经不早了,你留在家哪里都别去,明天去给你妈上完坟一早就离开。”
  我觉得这次不能再让我爸蒙混过去了,好不容易又一次回来的机会,我肯定要问清楚,如果我真的不能回家,那我也可以心安理得的回去。
  可不管我怎么问,我爸都不肯开口,只不过他的态度并没有像之前那么差了,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忽然我家的堂屋门“吱呀”响了一声。
  我爸听到这声音之后立马面色大变,指着我道:“你先回房待着,我有些事先处理一下,你要是真的想知道些什么晚上再说。”
  我爸的表情很是急切,我心中则是疑惑不已,刚才堂屋门响的那一声我留意到了,那样子就像是有人在房间中开门一样。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55:02
  家里现在应该只有我和爸,怎么还会有人在里边开门呢?
  我爸见我拿眼神瞟堂屋的门脸上略有些不自然,上前拉了我一把,把我往自己的房间中推去。
  我头一次见我爸露出如此紧张的表情,我现在可以断定此时的堂屋中肯定有什么秘密。
  不过我爸显然不想让我知道,我被他给推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我爸刚给我关上门,我忽然又听到堂屋门响了一声。
  我住的这个房间距离堂屋的门还有些距离,我爸显然不可能以如此快的速度去开堂屋的门。
  难道堂屋中有人?可是有什么人是我不能见的呢?
  至于后妈的事情我压根就没考虑过,我不止一次的跟我爸说过让他再找个,如果真的有的话他显然不会如此的忌讳让我看到。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4 09:55:27
  我隐约觉得堂屋中隐藏的那人可能就跟为什么我爸一直不让我回家的原因。
  这么好的机会我决定不能错过,我过去推了下门,发现门果不其然的被我爸给反锁了。
  但这显然难不倒我,这种门锁我小时候就能自己打开了,小时候我爸不让我出去玩没少把我锁住,我就是那时候学会的用铁丝开这种老式的门锁。
  我爸这次显然也是着急了,他是知道我会这个的,正常情况下他肯定不会忽略这件事。
  门锁被我撬开,我蹑手蹑脚的往堂屋靠去,还没到门前我便听到了我爸的声音。
作者:疾峰识劲草 时间:2019-03-05 09:14:20
  不知道后面怎么样,心急
作者:豪牌 时间:2019-03-05 09:32:14
  顶顶顶,支持支持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5 09:41:15
  我爸的声音很小,似乎在跟什么人在窃窃私语,我竖起耳朵仔细一听还是无法听清我爸在说什么。
  好奇之下我再次往门前靠了靠,但此时我爸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然后房间的门便被猛然推开了。
  我爸一脸怒容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不是让你好好待在房间中么?出来做什么。”
  我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回答,眼角却偷偷的瞄向了房间内。
  透过门缝堂屋内大部分的景象都是一览无余的,我惊愕的发现堂屋中此时竟然没有人存在!
  那我爸刚才却是再跟谁说话?
  “滚回去待着,再敢出来我就打断你的腿!”
  我爸一把拉过还在往堂屋中不断探头的我,粗暴的把我从新赶回了自己的房间,不过这一次他没在锁门,估计是觉得就算是锁门也没什么用处。
  这次我没再出去偷听,因为我知道这样也没什么用处,不过我心中还是疑惑,便缩在门前等着。
  我就不信那人要一直躲在堂屋当中。
  这一等差不多就个把小时过去了,此时太阳已经落下半边了,我已经失去了耐心,想出去瞧瞧唐霞霞那边有消息了没有。
  之前我爸的回答含含糊糊,我觉得她们这次去狼牙洞那边也多半没什么收获,看来想要找到唐霞霞的爸爸还得落在之前欧阳爷爷说的那小白狐狸身上。
  我正准备动身,堂屋的门却忽然响了起来。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5 10:41:30

  人要出来了?我心中暗忖一句,急忙又缩回到了窗边。
  堂屋中果然走出一人,但让我有些失望的是这人又是我爸,并不是我好奇的跟我爸说话之人。
  我爸此时神色莫名的凝重,他手中攥着那根跟鸡毛掸子一样的东西在空中胡乱的挥舞了一下,然后径直往我的房间中走来。
  门被轻轻推开,我爸步履沉重的走了进来。
  “我一会儿要出去一趟,今晚可能就不回来了,你今晚就待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如果明天早晨我还没回来你也不用管我,去给你妈上完坟之后早点儿回去。”
  我爸这话说的相当沉重,就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样,我从没听我爸用这种语气说话,心中也不由的有些慌乱。
  “爸你要去做什么?”犹豫了半天我低声问道。
  我爸摇了摇头,“这你就不用多问了。”
  我爸张了张嘴似要再说些什么,但半天之后还是没说出口。
  他手深入脖子当中掏出一个吊坠来,这吊坠通体黑色,似乎像是某种野兽的牙齿。
  我好奇至于不由的多打量了几眼,这吊坠我之前可是从没见过。
  我爸把这东西从脖子上拿下端详了几眼,眼神中有些不舍。
  “这东西你戴上,这是你妈留下的。”
  我一听这东西竟然是我妈留下的心中惊异不已,我妈竟然还留下了东西,这些年我可是第一次听说我妈有东西留下。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5 12:08:44

  我爸亲自把这吊坠给我戴上,我拿起摸了一下,这东西的手感很像是玉石。
  弄好之后我爸转身就走,我犹豫了一下急声问道:“爸,刚才在堂屋中你是在跟谁说话?”
  我爸回头看了我一眼,“你听错了,我没跟人说话。”
  说话这话之后我爸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呆愣当场,我爸竟然说没跟人说话,这怎么可能,我分明听到他之前在堂屋中说话,而且那语气明显不像是在自言自语!
  这不可能,我急忙冲出房间往堂屋跑去,可推开门之后里边空空荡荡,哪里有任何人的影子。
  难不成我爸刚才是跟招来的魂魄在对话?可我爸的状态也不像是刚招完魂啊?
  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得把这问题先暂时抛到脑后。
  我爸虽然不让我出门,但我打算去找唐霞霞,自然不可能就这样留在家里。
  出了门之后我径直往唐霞霞家去了,可还没到她家我便遇到了一脸急色的唐霞霞。
  她远远的就看到了我,立马又加快了速度,而我也疾走几步迎了上去。
  “找到你爸爸了?”
  唐霞霞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我眉头一皱,这点头又摇头是何意思?
  “我爸确实去过狼牙洞,但我们去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在那边了,我们在那里发现了一具尸体和一些打猎的工具,这些都是那些人当时带的,里边也有我爸的。”
我要评论
作者:xfhope520 时间:2019-03-05 18:06:40
  文笔越来越好了,期待成神
作者:fik913 时间:2019-03-05 19:30:20
  例行打卡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6 08:03:00

  “那尸体是谁的?”我急声道。
  唐霞霞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尸体脸上的皮好像被剥掉了,一时还看不出是谁来,但绝对不是我爸,我爸手上是有胎记的。”
  我心中一怔,尸体的脸皮也被剥掉了,我记得之前我们从欧阳玉霜那边看到他们爷俩抬着的那具尸体好像也是没有面皮的。
  “你爸呢,他还在家么?那些人打算再去找你爸爸让他帮着再算算,现在又见到死人大家都已经急疯了。”
  唐霞霞的话把我从思绪当中拉回,“我爸刚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听到这话唐霞霞略有些失望,看来之前我爸知道狼牙洞这地方让她也燃气了一丝希望。
  我觉得我爸在这件事上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似乎是不怎么想真心实意的帮助他们的,说出狼牙洞这地方估计也是被逼的无奈才说的。
  “霞霞我觉得要想找到你父亲咱们还是得从欧阳爷爷说的那小白狐狸下手。”
  “为什么?要是你爸能算出来不是更快么?”
  “这...难道你没觉得在这件事我爸似乎不怎么想帮你们么?”
  唐霞霞怔了怔,点头道:“好像还真是,宁伯伯人一直挺好的,平日当中出个什么事情去找他帮忙他都不会推辞的,你是他儿子,就不知道原因么?”
  我略有些尴尬的干笑一声:“我虽是我爸的儿子,但这几年我回来几次你也看到了,算了咱们还是别纠结这个了,还是先去找到那小白狐狸再说吧,你哥临走前也说过找狐狸救你爹,我觉得这方法可能更加靠谱些!”
  “好。”
作者:SS盖世小太保 时间:2019-03-06 08:50:29
  @豪牌 2019-03-05 09:32:14
  顶顶顶,支持支持
  -----------------------------
  豪哥 你的帖子啥时候更新啊?天天过去等你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6 09:34:00
  唐霞霞同意了我的观点,“那咱们就先去找小白狐狸。”
  “那你知道你哥当时把那小白狐狸卖给什么人了么?”
  “当时我哥本已经答应把那小狐狸留给我养了,但是有人出一万块钱我哥哥就给卖了,我听我哥说过买那小白狐狸的人是在县城中开大饭店的。”
  “开饭店的?”我心中涌出一些不好的想法,狐狸这也算是一种野味了,这人不会买去把这狐狸给杀了做菜吧?
  不过想到这价钱我还是稍稍松了口气的,狐狸有养殖的,市价也不是很贵,花一万块钱买的话应该不会做出这种蠢事来。
  “县城中开饭店的这么多,又怎么确定是哪家买的?”
  唐霞霞微微仰头想了一下道:“我记得我哥哥说过那人好像也是姓唐,而且县城中的大饭店就那么几家,咱们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那咱们是现在就去呢还是等明天?”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这里地处偏僻,去县城的话要走挺远的一段路程才能找到车,而且路上有些地方十分难走,这黑灯瞎火的也不方便。
  以我的意思是最好等明天一早在去,但唐霞霞救父心切,哪里肯等到明天,她想趁着现在还有些余光快些赶路,然后赶在今天晚上就去县城。
  我想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唐霞霞的决定,现在多拖一些时间她的父亲就多一些危险,能快点自然要尽快了。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6 11:04:45

  我俩回家拿了些东西便匆匆上路了,出村没多久天色便完全黑了下来。
  许是这一两天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本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唐霞霞在天色之后神色多了些惊慌,身体老是往我身边靠。
  唐霞霞虽然平日当中性格有些女汉子,但长相和发育和完全跟女汉子不沾边,而是标准的一个美人胚子,现在靠的如此近,一股淡淡的香味不由自主沁入鼻翼让我有些心痒痒的。
  我心中暗道一声罪过,人家这时候正是悲伤焦急的时候,我再生出这种想法来实在是有些不太好。
  但唐霞霞丝毫没察觉自己现在这种举动也有些不妥,越往前走靠的也是越近了,而且她的短发也时不时的撩到我的脖颈。
  犹豫了一下,我大着胆子伸出手攥住了唐霞霞的手,她身体微微一抖,并没有把手抽出来,反而还下意识的攥了攥。
  我心中也有些紧张,虽说以前我俩关系不错,但这毕竟都四五年不见了,我这举动实在是有些冒失了,幸好人家没把手给抽出来,不然可就尴尬了。
  握着唐霞霞的手之后她的情绪也稍微平静了些,我俩沉默着加快脚步往前赶路。
  今天晚上是有月光的,有了月光的照耀比起手电来强多了,虽然路难走,但我们速度也并不慢,差不多个把钟头之后我们已经到了丽水桥这边。
  过了这桥就不算是乡下了,只要再走个十多分钟应该就能找到一些去往县城的出租车之类的。
  我俩正要上桥,一阵细微的响动却忽然从水中传来,这声音悉悉索索,似是有人轻语,又像是有人在走动。
  。
作者:fik913 时间:2019-03-06 12:48:50
  等着刺激精彩
作者:fdjj123456 时间:2019-03-06 13:25:10
  先顶为敬
作者:wcjianke123 时间:2019-03-06 19:28:40
  强烈支持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7 09:26:30
  唐霞霞在听到这声音之后立马往我的身上缩了缩,我本来就挺紧张的,被她这么一靠差点儿跳起来。
  好一会儿我才镇定下来,那股悉悉索索的声音还在继续,唐霞霞小声道:“宁寒这是什么声音啊?”
  我干咽了口唾沫,心神我还想问你呢,不过这时候可不是卖怂的时候。
  “我也不知道,听声音的来源好像是从水下传来的,你先等一下,我过去看看。”
  安稳了唐霞霞一句我便大着胆子想要凑到河边看看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来,但松了几下手唐霞霞都没松开。
  “我跟你一起。”唐霞霞声如蚊呐的说道。
  我心中一喜,说实话听这声音我也瘆得慌,决定一个人上去看看纯属是硬着头皮的决定,既然唐霞霞肯跟我一起那自然最好不过了。
  我俩亦步亦趋的往河边走去,有月光的照耀河面上的一切一览无余,我粗粗的扫了一眼,除了河面上泛起的波澜来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奇怪。”我皱了皱眉低声了一句,我和唐霞霞明明都听到有些奇怪的声音出来,但这瞧上去怎么一点儿异常都没有呢?那这声音是从何处发出来的?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唐霞霞忽然拽了拽我的手臂,我低头一瞧,发现唐霞霞正抬手指着水面上的一处。
  我立马循着唐霞霞指的方向瞧了过去,只见那地方竟然有一块很大的黑色的布,而且奇怪的是这块布飘在河面上一动不动,丝毫没有因为水流的运动而动摇分毫。
我要评论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7 10:27:00

  而之前声音的来源正是水流冲刷这块黑布所造成的。
  我心中略有些疑惑,刚才我眼神扫过属水面的时候好像并未瞧见什么黑布的,难道是刚才我太紧张没注意到?
  而且这块黑布好似是有什么人故意固定在那里一样,谁会闲着无聊把这块黑布弄到这里?
  疑惑归疑惑,好歹弄清楚那声音的来源,我们也可以安心的上桥过河了。
  我附和着唐霞霞一起声讨了无聊把这黑布放在这里的家伙,然后我吐槽的话还没说完便瞬间怔住了。
  在那块黑布旁边忽然开始荡起阵阵涟漪来,又有好几块黑布自水中出现。
  这些黑布在水中不断舒展,带展开成四四方方的形状之后却忽然又重新收缩到了一起。
  一阵低沉的呜咽之声响起,那些黑布骤然消失,河中竟然出现了六个人来。
  这几人瞧上去跟常人无异,但是在水中却跟站在平地上一样,丝毫没有因为水没过身体而有丝毫的不适。
  这六人穿着几乎一样的衣服,只有领头的那一位衣服上绣着几根银色的丝线,也只有他的脸上还有些表情,剩下的全都是衣服冷冰冰的样子。
  我已经被吓懵了,好好的河中怎么还突然出现了人呢?一个让我惊恐万分的念头不由得浮现在我的脑海当中,难不成这些忽然出现的人都是水鬼?
  我爸就是一个招魂师,所以我是知道这世界上应该是有鬼的,但从小到大我却从没见过真正的鬼,极度的惊吓之下我甚至都已经忘了逃跑了,就这样呆愣当场,连动弹都不敢动弹。
  • puretse: 举报  2019-03-08 00:30:12  评论

    @陆陆陆建秦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
我要评论
作者:云马dyq 时间:2019-03-07 10:50:40
  建议大家看后顶一下~毕竟是免费的!
楼主陆陆陆建秦 时间:2019-03-07 11:27:30

  而水中那几位水鬼似乎也察觉到了我和唐霞霞,忽然转头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六张惨白的脸和六双几乎没什么瞳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这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小腹一热,差点儿被吓尿了。
  难道是水鬼?
  我听闻水鬼这种鬼最喜欢害人,他们自己溺死在河中便喜欢杀人寻找替身,被这些凶物盯上我心中有一种凶多吉少的感觉!
  惊慌之余我觉得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我身边还带着一个唐霞霞呢,好歹也要让她逃出去才是。
  我还没动,那几个水鬼倒是先动了,后边的那五位似乎对我失去了兴趣,转过头开始在河水当中不断的往前飘去。
  而领头的那位则是冲着我渐渐的勾勒起了一个笑脸来。他的脸似乎很是僵硬,做出这表情来十分的艰难,一个笑脸他足足做了两分钟才摆出来。
  我此时已经快要哭出来了,人们常说鬼是不会笑的,因为人死后之后一化成鬼多半都不是不得好死的,这种人心中饱含怨气,净是执念怎么可能笑的出来?所以见到鬼笑可比见到鬼哭可怕多了。
  那鬼也不管我是如何表情,在艰难的摆出一个笑脸来之后竟然也扭过头飘飘荡荡的去追已经走远的那几个鬼了,这一行六鬼汇合在一处之后越行越快,眨眼间就消失在了河水当中。
  “宁寒你还站这里干嘛?快走啊。”
作者:敖弛 时间:2019-03-07 12:17:14
  我擦,看这标题我想接俩字——撸管
我要评论
作者:奋斗的青春啊2019 时间:2019-03-07 12:23:01
  支持楼主,喜欢读这种题材
作者:l1291121 时间:2019-03-07 12:39:42
  写的不错
作者:yizhaa 时间:2019-03-07 12:51:44
  厉害了,我觉得道教有自己的真东西
作者:yizhaa 时间:2019-03-07 12:51:55
  向往向往
作者:yizhaa 时间:2019-03-07 12:52:07
  是小说么??楼主????
作者:ty_秀才299 时间:2019-03-07 14:02:34
  好
作者:英1963 时间:2019-03-07 14:21:24
  哎呀,小说。收藏细读
作者:相见欢06 时间:2019-03-07 14:52:46
  赞一个
作者:似水如岩2019 时间:2019-03-07 14:59:40
  要火,帮顶
作者:似水如岩2019 时间:2019-03-07 15:00:16
  要火,帮顶。
作者:福田曾 时间:2019-03-07 15:13:14
  看看小说
作者:耿磊2018 时间:2019-03-07 15:51:55
  这是写小说吗
作者:看海78 时间:2019-03-07 16:41:15
  作者文笔不错啊
作者:假如ff 时间:2019-03-07 16:47:41
  楼主继续
作者:ty_晴朗839 时间:2019-03-07 17:07:05
  牛逼牛逼 好看好看 坐地等更
作者:ty_晴朗839 时间:2019-03-07 18:00:07
  全部点赞了 有赞有回哈
作者:佛晓2018 时间:2019-03-07 18:34:06
  鬼故事请继续
作者:_ZJB 时间:2019-03-07 18:41:25
  手艺人
作者:_ZJB 时间:2019-03-07 18:41:31
  传承
作者:不知道2018郑 时间:2019-03-07 18:59:47
  支持楼主
作者:liang_梁 时间:2019-03-07 19:02:30
  超级好看的故事!!加油顶!!
作者:笑一笑2019 时间:2019-03-07 19:32:21
  好看,一口气看到这
作者:Tristaco 时间:2019-03-07 19:32:41
  加油 赶稿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21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